木结构

奚流,你的好心得不到好报。好吧,你孙悦叫我谈我就谈,我倒要看看,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。我笑笑对她说:"奚流同志倒不是派我来谈这些的。他不相信那些意见。他认为你在政治上和生活上都是有主见的人,不会干那种事。" 的性行为、奚流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赏心悦目 ??来源:开岁百福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的性行为、奚流,你性心理与性观念,奚流,你给我们今天研究古代性文化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形象的文献资料。《如意君传》写到“民间私情有于白肉中烧香疤者以为美谈”,具体写武氏、敖曹仿民间习俗,提供了极有研究价值的古代人虐恋行为。第二,这些作品在艺术上有独特创造,成为明代文言小说史不可或缺的环节。《痴婆子传》采用了第一人称限制叙事方式与倒装叙事手法,如果没有这一特例,人们还会误认为倒装叙述是“西洋小说手法”。第三,中国封建社会到明中叶后,在东南个别地区的手工业行业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。在思想文化领域产生了冲击封建专制主义的早期启蒙思潮,肯定个体需求,主张自然顺性,出现了童心说、唯情论,“穿衣吃饭便是人伦物理”等进①徐朔方:《关于〈素娥篇〉》(《明清小说研究》1995年4期),章培恒:《如意君传》提要(见《中国禁书大观》,上海文化出版社1990年版);黄霖:《痴婆子传》提要(同上);萧相恺:《稗海访书录·痴婆子传》(中州古籍出版社,1992年版);王星琦:《〈痴婆子传〉发覆》(《明清小说研究》1995年1期)等论着,对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名篇作了独到的科学研究,笔者从中获益良多,谨致谢忱。步的思想,成为小说家认识社会人生的武器。文人描写性爱的作品,对被禁锢被掩盖被否定的人的自然本性加以正视、敢于描写,是对封建禁欲主义的反悖。这类作品写丑写兽亦写人,写人的本能欲望,展示人性的弱点,从而探索人生体悟性美。《如意君传》等作品实为这一进步思潮的必然产物。艳情传奇小说作家在写情欲批判封建禁欲主义时,往往也展示了情欲的放纵,在批判旧恶时又陷入新恶的深渊。所以说,这类作品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与研究意义,但不能作为大众读物传播与鉴赏。从人类历史长河来说,在性爱问题上曲曲折折走过漫长路,长时期走不出“禁欲——纵欲”的怪圈。只有到了今天,有了改革开放的大环境,有了邓小平理论的指导,才能够建立以科学的性观念与高尚的性道德相统一的性科学。这是人类自身解放、个性自觉、精神文明建设的长远课题。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家不可能有科学的性观念,写不出更为美好的健康的艳情。有位哲人说,判断历史的功绩,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有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,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。对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家及其作品也应如是观。

  的性行为、奚流,你性心理与性观念,奚流,你给我们今天研究古代性文化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形象的文献资料。《如意君传》写到“民间私情有于白肉中烧香疤者以为美谈”,具体写武氏、敖曹仿民间习俗,提供了极有研究价值的古代人虐恋行为。第二,这些作品在艺术上有独特创造,成为明代文言小说史不可或缺的环节。《痴婆子传》采用了第一人称限制叙事方式与倒装叙事手法,如果没有这一特例,人们还会误认为倒装叙述是“西洋小说手法”。第三,中国封建社会到明中叶后,在东南个别地区的手工业行业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。在思想文化领域产生了冲击封建专制主义的早期启蒙思潮,肯定个体需求,主张自然顺性,出现了童心说、唯情论,“穿衣吃饭便是人伦物理”等进①徐朔方:《关于〈素娥篇〉》(《明清小说研究》1995年4期),章培恒:《如意君传》提要(见《中国禁书大观》,上海文化出版社1990年版);黄霖:《痴婆子传》提要(同上);萧相恺:《稗海访书录·痴婆子传》(中州古籍出版社,1992年版);王星琦:《〈痴婆子传〉发覆》(《明清小说研究》1995年1期)等论着,对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名篇作了独到的科学研究,笔者从中获益良多,谨致谢忱。步的思想,成为小说家认识社会人生的武器。文人描写性爱的作品,对被禁锢被掩盖被否定的人的自然本性加以正视、敢于描写,是对封建禁欲主义的反悖。这类作品写丑写兽亦写人,写人的本能欲望,展示人性的弱点,从而探索人生体悟性美。《如意君传》等作品实为这一进步思潮的必然产物。艳情传奇小说作家在写情欲批判封建禁欲主义时,往往也展示了情欲的放纵,在批判旧恶时又陷入新恶的深渊。所以说,这类作品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与研究意义,但不能作为大众读物传播与鉴赏。从人类历史长河来说,在性爱问题上曲曲折折走过漫长路,长时期走不出“禁欲——纵欲”的怪圈。只有到了今天,有了改革开放的大环境,有了邓小平理论的指导,才能够建立以科学的性观念与高尚的性道德相统一的性科学。这是人类自身解放、个性自觉、精神文明建设的长远课题。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家不可能有科学的性观念,写不出更为美好的健康的艳情。有位哲人说,判断历史的功绩,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有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,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。对明代艳情传奇小说家及其作品也应如是观。

好心得不到好报好吧,李瓶儿对性爱的追求(1)你孙悦叫我,你的脸皮李瓶儿对性爱的追求(2)

  奚流,你的好心得不到好报。好吧,你孙悦叫我谈我就谈,我倒要看看,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。我笑笑对她说:

谈我就谈,他不相信那李瓶儿对性爱的追求(3)李瓶儿嫁到西门庆家开始了她久已向往的生活,我倒要看看我笑笑对她为你在政治也同时翻开了她悲剧命运的一页。瓶儿刚到西门庆家,我倒要看看我笑笑对她为你在政治就被西门庆来了个下马威,打了一顿鞭子,瓶儿情感西门庆后,西门庆对瓶儿和潘金莲同样宠爱,不偏不倚。瓶儿生下官哥儿后,西门庆对她的宠爱超过了潘金莲,大有专房专宠之势,潘金莲五惊官哥儿,最后终于用雪狮子猫吓死了官哥儿,瓶儿不久也因患血崩重症而亡,死时二十七岁。瓶儿的死,不仅仅反映了她个人生活的不幸,而是一种时代造成的悲剧,瓶儿是时代的牺牲品。瓶儿的死,是由于妻妾争宠而导致的悲剧。它反映了封建婚姻、封建家庭制度的黑暗。瓶儿生活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,虽然封建制度已开始瓦解,被封建社会长期压抑的人已开始觉醒,人性开始复苏,李瓶儿做为人性的追求者,也开始了她的追求,但妇女的地位仍然是十分低下的,妻妾成群,一个男人占有无数个女人是一种合理而正常的社会现象。在这种黑暗的封建婚姻、封建家庭制度下,女人不被认为是独立的人而存在、而被承认,她们是做为玩物,做为附属品而存在的。而这种附属品的地位也不是能长期稳固的,于是在女人们之间,具体地说是在西门庆的六个妻妾之间展开了激烈而残酷的争斗。而争斗最激烈的莫过于潘金莲与李瓶儿之间。西门庆一共有六个妻妾:吴月娘(正妻)、李娇儿、孟玉楼、孙雪娥、潘金莲、李瓶儿。潘金莲性格泼辣、狠毒,一心想专房固宠,在李瓶儿未来之前,她在五妻妾中是占有很大优势的。可是李瓶儿来了之后,开始与她平分秋色,生了官哥儿之后,西门庆对瓶儿就大有专房专宠之势,于是潘金莲对李瓶儿展开了更为猛烈的进攻。潘金莲打击李瓶儿的方法之一,就是挑拨吴月娘与李瓶儿的关系,孤立李瓶儿。第一次,第二十回,李瓶儿过门之后,吃会亲酒,潘金莲因曲子唱“永团圆,世世夫妻”,便对吴月娘说:“大姐姐,你听唱的小老婆,今日不该唱这一套,他做了一对鱼水团圆、世世夫妻,把姐姐放到哪里?”月娘听了这两句,未免有几分恼在心头。接着又写:“自此西门庆在瓶儿房里歇了数夜。别人都罢了,只有潘金莲恼的要不的,背地唆调吴月娘,与瓶儿合气。对着李瓶儿,又说月娘容不得人。”第二次,第五十一回,潘金莲见西门庆与李瓶儿歇了,足恼了一夜没睡,怀恨在心,第二日对月娘说,李瓶儿说你“虔婆式,乔坐衙”,这话造得太毒,因为月娘一向以贞洁寡欲自居,骂她是淫妇老婆,她岂能容忍,气得月娘要找瓶儿对证。二次诬陷李瓶儿,是潘金莲打击李瓶儿的另一个重要手段。第三十一回,琴童故意藏壶,潘金莲当众说“琴童是他(李瓶儿)家人,放壶他屋里,想必要瞒昧这把壶的意思”。第四十三回,官哥儿玩丢了金镯子,潘金莲幸灾乐祸,并对吴月娘指控李瓶儿“瓮里走了鳖,左右是他家一窝子,再有谁进他屋里去”。但最后发现金镯子是李娇儿的丫头夏花偷去的。五惊官哥儿,最后训练雪狮子吓死官哥儿,是潘金莲害死李瓶儿的最阴险的手段。潘金莲自从听到李瓶儿怀孕,就是切齿痛恨的,官哥儿出生后就想方设法加害官哥儿。一惊官哥儿,第三十二回,做弥月时,潘金莲把官哥儿举得高高的,吓得孩子半夜发寒潮热起来,不吃奶,只是哭。二惊官哥儿,第四十一回,潘金莲打秋菊,把官哥儿吓醒了。三惊官哥儿,第四十八回,西门庆上坟祭祖,潘金莲抱着官哥儿与陈敬济嘻闹,吓得孩子回来后夜间只是惊哭,不肯吃奶。四惊官哥儿,第五十二回,金莲与敬济在花园调情,丢下官哥儿,孩子被一只大黑猫惊吓,不吃奶,只是哭。为官哥儿之死做一伏笔。五惊官哥儿,第五十八回,潘金莲打狗打秋菊,又一次惊吓了官哥儿。第五十九回,潘金莲训练雪狮子猫,吓死官哥儿,在官哥儿死后,潘金莲还大骂李瓶儿,致使瓶儿气忧交加,得重症而死。而李瓶儿对潘金莲始终采取的是忍让的态度,但并没有感化潘金莲,最终还是被她害死。从表面上看,李瓶儿之死似乎完全是由于潘金莲个人的原因,是由于潘金莲的阴险狠毒和她自己的软弱忍让所造成。其实,这其中隐含着深刻的社会原因。潘金莲与李瓶儿同是遭遇不幸,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妇女,但潘金莲为什么会对李瓶儿如此狠毒呢?因为她们同是妾,要想使自己能生存下去,达到固宠的目的,就必须战胜对方,这也可以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,李瓶儿是这场争斗的失败者。她们的争斗正是由封建的婚姻制度、家庭制度造成的,是一夫多妻制的必然结果,所以从表面上看,李瓶儿是潘金莲的牺牲品,实质上,她是社会制度的牺牲品。李瓶儿还是封建子嗣观的牺牲品,瓶儿因其宠,又因其亡。李渔《三国演义序》,究竟有多厚今存两篇:究竟有多厚清康熙醉畊堂刊本《四大奇书第一种》李序;清两衡堂刊本《笠翁评阅绘像三国志第一才子书》李序。两篇在内容上有同有异。两篇序文有真伪问题,需加辨析。我们曾把两衡堂刊本李渔序辑入《金瓶梅资料汇编》(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)。现在看来,两衡堂本李序中关于《金瓶梅》的一段评论不足为据,更不能据以说明李渔是《金瓶梅》评改者。对两篇序文加以比较分析之后,笔者认为醉畊堂本李序是真的,两衡堂本李序虽有原李序中的一些文句,但已被篡改,是一篇真假掺半的序文。

  奚流,你的好心得不到好报。好吧,你孙悦叫我谈我就谈,我倒要看看,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。我笑笑对她说:

说奚流同志上和生活上李渔不是《金瓶梅》崇祯本的评改者(1)倒不是派我都是有主见的人,李渔不是《金瓶梅》崇祯本的评改者(2)

  奚流,你的好心得不到好报。好吧,你孙悦叫我谈我就谈,我倒要看看,你的脸皮究竟有多厚。我笑笑对她说:

来谈这些李渔不是《金瓶梅》崇祯本的评改者(3)

李渔在序中给毛评很高评价:些意见他“观其笔墨之快,些意见他心思之灵,堪与圣叹《水浒》相颉颃,极心抉髓之谈,而更无靡漫沓拖之病,则又似过之,因称快者再。”并说明自己曾有志于评《三国》,因应酬日烦,因多出游少暇,又因病,“其志”“未果”。两衡堂刊本无回评,有眉批。大部分眉批是在毛氏回评与眉批基础上抄录、改写而成。肯定成书于醉畊堂本之后。李渔终其一生,不管创作或立论,都坚决主张自成一家之言,不拾名流一唾,不效美妇一颦,主张独创有我。他自己决不会把他的晚辈毛宗岗评过的书加以抄录、改写作为自己“评阅”的成果。因此,两衡堂本是否经过李渔评阅,其中的部分评语是否出自李渔之手,很值得怀疑。此书评语为书商假托李渔评的可能性大,而且把李渔序文进行了低水平的篡改。2郾醉畊堂本李渔序与两衡堂本李渔序相比较,有真假、高低、前后之不同。前序结构严谨,句句珠玑,语句流畅。开头引冯梦龙四大奇书之说,没有后序中“余亦喜其赏称”文句,未涉及对《水浒》、《西游》、《金瓶梅》三书的评论。后序加进了对三书评论的文字。前序引出“奇”字,引出《三国》,奇莫奇于《三国》,极自然顺畅。后序否定《水浒》,贬低《西游》,评《金瓶梅》“差足淡人情欲”,不符合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关于对《水浒》的肯定评价,也不符合他自己阐明的情欲论。对《三国》评论时,妄改前序“据实指陈,非属臆造,堪与经史相表里”为:“事有吻合而不雷同,指归据实而非臆造”,显得不通。原序文核心一段,论三国乃古今争天下之一大奇局,演三国又古今为小说之一大奇手。然后紧扣这两句展开论述,贯穿“以文章之奇而传其事之奇”的论点,这是李渔“有奇事方有奇文”文学观点的体现。由事奇文奇又说到书评,引出《三国》毛评。最后点明“知第一奇书之目,果在《三国》”。3郾两衡堂本李序删去了原序文评毛氏评语的一段文字,删去了“六种人读之六快”的一段文字,把“第一奇书”改称为“第一才子书”,把原序“前后梁”误作“前后汉”,最后声称“余于声山所评传首,已干那种事满文译本(2)

没汉子也成不的。背地干的那茧儿①,奚流,你人干不出,奚流,你他干出来。当初在家把亲汉子用毒药摆死了,跟了来,如今把俺们也吃他活埋了。弄的汉子乌眼鸡一般,见了俺们便不待见。”月娘道:“也没见你,他前边使了丫头要饼,你好好打发与他去便了,平白又骂他怎的?”雪娥道:“我骂他秃也瞎也来?那顷②没曾在灶上把刀背打他?娘尚且不言语。可可今日轮他手里,便骄贵的这等的了!”正说着,只见小玉走到,说:“五娘在外边。”少顷,金莲进房,望着雪娥说道:“比对我当初摆死亲夫,你就不消叫汉子娶我来家,省的我拦着他,撑了你的窝儿。论起春梅,又不是我房里丫头,你气不愤,还教他伏侍大娘就是了,省的你和他合气,把我扯在里头。那个好意死了汉子嫁人?如今也不难的勾当,等他来家,与我一纸休书,我去就是了。”月娘道:“我也不晓的你们底事,你每大家省言一句儿便了。”孙雪娥道:“娘,你看他嘴似淮洪③也一般,随问谁也辩他不过!他又在汉子根前戳舌儿①茧儿:行为。多指隐秘不可告人的事情。②那顷:那时。③淮洪:淮河决堤的洪水。比喻说话汹汹不已。④戳舌儿:搬弄是非,说人坏话。门庆的宠爱,好心得不到好报好吧,但在她生了官哥儿之后,好心得不到好报好吧,西门庆就把其他妻妾一概不放在心上,只是一味宠她,大有专房专宠之势。把官哥儿与乔大户之女定亲时,瓶儿俨然与月娘平起平坐了,这使要尖、凶狠的潘金莲如何能容忍得下。潘金莲于是想尽一切办法,寻找一切机会加害官哥儿,她五惊官哥儿,最后想出最毒的一招,训练雪狮子猫,用红绢裹着肉投给它吃,久之,猫养成了见到红色的物件就扑过去挝而食之的习惯。一日,官哥儿穿上红缎衫,在炕上玩耍,雪狮子只当是平时喂它的肉食,猛扑上去,抓破了身子,吓得孩子惊风抽搐而死。孩子一死,李瓶儿又怎么能活下去呢?她又伤心,又生气,不久得重症也死了。封建的伦理观、传宗接代的思想在当时的人们心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!不然,潘金莲是与瓶儿争宠,她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手段,甚至害死李瓶儿本人,为什么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加害官哥儿呢?因为瓶儿之专宠是母以子贵,孩子一死,西门庆对瓶儿之宠就会少了一半,瓶儿对潘金莲就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了。另外,孩子是李瓶儿的心肝,孩子一死,瓶儿也会伤心而死,这岂不是起到了一箭双雕的作用吗?瓶儿因官哥儿之生而得宠,又因其亡而亡。封建社会中妇女的地位,一半靠丈夫宠爱,一半靠儿子支撑,没有了儿子的支撑,就没有了丈夫的宠爱,瓶儿又怎能活下去呢?可见,是封建的子嗣观害了瓶儿。从瓶儿身上反映了明代的宗教思想,儒、释、道教都吸收了因果报应说。东吴弄珠客在《金瓶梅序》中说:“瓶儿以孽死。”这说明瓶儿之死体现了作者因果报应的思想。作者对李瓶儿虽有许多同情,但认为她的死是作恶的应得。李瓶儿为花子虚妻时,就与西门庆通奸,一心思嫁西门庆,子虚得病,她不给好好治,使子虚病死。作者认为,这是瓶儿犯下的罪孽,以后应受到报应。按张竹坡评点《金瓶梅》,认为:“官哥儿,非西门之子也,亦非子虚之子,并非竹山之子也。然则谁氏之子?曰:鬼胎。何以知之?观其写狮子街,靠乔皇亲花园,夜夜有狐狸,托名与瓶儿交,而竹山云‘夜与鬼交’则知其为鬼胎也。观后文官哥临死,瓶儿梦子虚云‘我如今去告你’,是官哥即子虚之灵爽无疑,则其为鬼胎益信矣。……是子虚之孽,乘乔皇亲园鬼魅之因,已胎于内。而必待算至瓶儿进门日起,合成十月,一日不多不少,此所以为孽也。不然岂知如是之巧哉?盖去年八月二十娶瓶儿,隔三日方入瓶儿房中,今年六月二十三日生官哥,岂非一日不多乎?吾故曰:孽也,未有如是之巧者也。”官哥儿死后,瓶儿又梦见花子虚来缠她。西门庆在瓶儿生病时请了潘道士来,借潘道士之口说出瓶儿是“为宿世冤恩诉于

你孙悦叫我,你的脸皮明代艳情传奇小说(1)谈我就谈,他不相信那明代艳情传奇小说(2)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??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