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场

何荆夫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也不再问我什么了。 “现在这生意没做头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喷绘 ??来源:IT建网站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“现在这生意没做头,何荆夫见我我们那爿店有人要我也盘了它。”

  “现在这生意没做头,何荆夫见我我们那爿店有人要我也盘了它。”

曼桢自从寄出这封信,不正面回答就每天计算着日子。虽然他们从前有过一些芥蒂,不正面回答她相信他接到信一定会马上赶来,这一点她倒是非常确定。她算着他不出三四天就可以赶到了,然而一等等了一个多星期,从早盼到晚,不但人不来,连一封回信都没有。她心里想着,难道他已经从别处听到她遭遇到的事情,所以不愿意再跟她见面了?他果然是这样薄情寡义,当初真是白认识了一场。她躺在床上,虽然闭着眼睛,那眼泪只管流出来,枕头上冰冷的湿了一大片,有时候她把枕头翻一个身再枕着,有时候翻过来那一面也是哭湿了的。曼桢走出那个弄堂,他的问题,一连走过十几家店面,一颗心还是突突地跳着。走过一家店铺的橱窗,她向橱窗里的影子微笑。

  何荆夫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也不再问我什么了。

曼桢走进弄堂,也不再问我她那个最小的弟弟名叫杰民,也不再问我正在弄堂里踢毽子,看见她就喊:“二姊,妈回来了!”他们母亲是在清明节前到原籍去上坟的。曼桢听见说回来了,倒是很高兴。曼桢坐了下来,何荆夫见我许太太也在世钧旁边坐了下来。许太太始终有点窘,何荆夫见我因为她想象着他们见了面一定很窘。房间里有非常静寂的一刹那,许太太拿起芭蕉扇来摇着,偏是那把扇子有点毛病,扇柄快折断了,扇一下,就“吱”一响。那极轻微的响声也可以听得很清楚。毛毛雨,不正面回答像雾似的。叔惠坐在马车夫旁边,不正面回答一路上看着这古城的灯火,他想到世钧和翠芝,生长在这古城中的一对年青男女。也许因为自己高踞在马车上面,类似上帝的地步,他竟有一点悲天悯人的感觉。尤其是翠芝这一类的小姐们,永远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,唯一的出路就是找一个地位相等的人家,嫁过去做少奶奶——这也是一种可悲的命运。而翠芝好像一个个性很强的人,把她葬送在这样的命运里,实在是很可惜。

  何荆夫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也不再问我什么了。

没人敢笑了。做新娘子的起来得晚了,他的问题,那还用问是怎么回事?尤其像她,他的问题,男人身体这么坏,这是新娘子不体谅,更可见多么骚。银娣脸上颜色变了,突然退潮似的,就剩下两块胭脂,像青苹果上的红晕。老太太本来难得跟她说话,顶多问声二爷身体怎样,但是仿佛对她还不错,常向别的媳妇说:“二奶奶新来,不知道,她是南边人,跟我们北边规矩两样。”没有钱吃上了烟,也不再问我就顾到这口烟。他要到堂子里过瘾哪儿行?

  何荆夫见我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也不再问我什么了。

每年夏天晒箱子里的衣服,何荆夫见我前一向因为就快分家了,何荆夫见我上上下下都心不定,怕有人乘乱偷东西,所以耽搁到现在才一批批拿出来晒。簇新的补服,平金褂子,大镶大滚宽大的女袄,像彩色的帐篷一样,就连她年轻的时候已经感到滑稽了。

每天吊客进门,不正面回答吹鼓手“吱……”一齐吹起来,不正面回答弯弯扭扭尖利的鼻音,有高有低,像一把乱麻似的,并成一声狂喜的嘶吼,怪不得是红白喜事两用的音乐。她明知道迟早有这样一天,也许会来得太晚了。她每次看见有个亲戚,大家叫她大孙少奶奶的,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曼桢不答。曼璐一步步地走过来,他的问题,有一把椅子倒在地上拦着路,他的问题,她俯身把椅子扶了起来。风吹着那破玻璃窗,一开一关,“哐”一关,发出一声巨响,那声音不但刺耳而且惊心。

曼桢不觉打了个寒噤。他一看见她就看得出来她是迭经受了刺激,也不再问我整个的人已经破碎不堪了。她一向以为她至少外貌还算镇静。她望着慕瑾微笑着说道:也不再问我“你觉得我完全变了个人吧?”慕瑾迟疑了一下,方道:“外貌并没有改变,不过我总觉得——”从前他总认为她是最有朝气的,她的个性也有它的沉毅的一面,一门老幼都依赖着她生活,她好像还余勇可贾似的,保留着一种娴静的风度。这次见面,她却是那样神情萧索,而且有点恍恍惚惚的,仅仅是生活的压迫决不会使她变得这样厉害。他相信那还是因为沈世钧的缘故。中间不知道出了些什么变故,使他们不能有始有终。她既然不愿意说,慕瑾当然也不便去问她。曼桢不说话,何荆夫见我世钧便又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何荆夫见我“我知道,你一定对我很灰心。”他心里想:“你一定懊悔了。你这时候想起慕瑾来,一定觉得懊悔了。”他的脑子里突然充满了慕瑾,曼桢可是一点也不知道。她说:“我并没有觉得灰心,不过我很希望你告诉我实话,你究竟还想不想出来做事了?我想你不见得就甘心在家里待着,过一辈子,像你父亲一样。”世钧道:“我父亲不过脑筋旧些,也不至于这样叫你看不起!”曼桢道:“我几时看不起他了,是你看不起人!我觉得我姊姊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,她没有错,是这个不合理的社会逼得她这样的。要说不道德,我不知道嫖客跟妓女是谁更不道德!”

曼桢不由得噗哧一笑,不正面回答道:不正面回答“有谁跟你抢呢?”世钧道:“反正谁也不要想。”曼桢笑道:“你这个人——我永远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。”世钧道:“将来你知道我是真傻,你就要懊悔了。”曼桢道:“我是不会懊悔的,除非你懊悔。”曼桢不语。曼璐从那一束花里抽出一支大红色的康乃馨,他的问题,在孩子眼前晃来晃去,孩子的一颗头就跟着它动。曼璐笑道: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人事考试网?? sitemap